Valoran瓦羅蘭

By | on 2014-07-30 |

瓦羅蘭是符文大地中的一塊大陸。

傳說

莫格羅關口 concept
符文戰爭時的莫格羅關口 

符文戰爭

直至距今二十年前,符文大地都深陷在不斷的衝突和災難之中。在古代,一旦符文大地上的居民聯合起來成為部落,互相對立的部落就會發動戰爭來解決彼此間的爭端。不論哪個時期,最廣受喜愛的武器都是魔法。利用咒語和符文可以增強軍隊攻擊力或是毀滅整個軍團。英雄在領軍或支援時會大量使用專為他們鍛造的魔法道具。 而召喚師 – 通常是瓦羅蘭實際上的政治領導人—會不計後果地直接對敵人和敵人的所有物施以強大的魔法。既然能行使如此強力而不受約束的魔法,召喚師自然不願意去使用那些較不會破壞環境的武器。 然而在距今兩百年間,不受控制的魔法所造成的危險開始將符文大地脆弱的環境本質暴露在瓦羅蘭的每位居民眼前。最後的兩場符文戰爭徹底改變了瓦羅蘭的地理景觀,即使用再多的強力魔法也無法使它恢復原本的樣貌。此時就算抽離人們對戰爭的恐懼,猛烈的地震和駭人的魔法也使得在瓦羅蘭上的生活充滿艱辛挑戰。理論上,再多一場不受控制的符文戰爭就足以讓整個世界支離破碎。

英雄聯盟

戰爭學院
戰爭學院

為了因應加劇惡劣的環境以及不穩定的政治,瓦羅蘭的主要魔法師–包括許多法力無邊的召喚師–互相討論並得出了「居民必須更理智、更有秩序地解決爭端」的結論。他們成立了名為 「英雄聯盟」的組織, 目的是監督並確保瓦羅蘭上所有政治衝突都能和平解決。英雄聯盟設立在戰爭學院中。瓦羅蘭的所有政治實體都賦予聯盟權力,使其能管理任何有系統的武力衝突。

種族

瓦羅蘭上有許多居住者,大部分是人類,不過也有非人類的生物居住於此:

  • Angels天使: 構成天使的物質充滿力量又奇異,對天使的信仰者來說,他們也的確如此。這些不死生命體是瓦羅蘭上的外來種,而並非原先就屬於這塊大陸。在極其遙遠的宇宙中,這些長著翅膀的守護者對黑暗以及邪惡的浪潮發動了一場永無止盡的戰爭。 為了追求完美,他們天生就具備無上的力量和古老的武器。 天使警戒心高,並非仁慈親切,也有部分天使墮入了他們一直與之為敵的黑暗中。少數踏足瓦羅蘭的天使只有結拜姊妹–同時也是不共戴天的死敵–  凱爾 和  魔甘娜 。他們自身都擁有強大的力量、都堅信自己的信念是對的、也都從不打退堂鼓。
  • Brackerns 蕨: 一種古老的大型水晶蠍,居住在卡拉曼達, 水晶之痕。符文戰爭期間,牠們在深處的地底冬眠,等待大戰結束。最先醒來的   史加納是被  極靈 的時間結界所造成的龐大魔法擾動喚醒的。
  • Darkin暗夜: 一種長著翅膀的惡魔般的人類種族。  厄薩斯向他們展現了他對凡人的身心靈所施加的巨大傷害。現今這種族僅存五隻,而只有厄薩斯曾被看見過。
  • 飛龍: 有翅膀、會噴火、在漫長的壽命中會成長到近乎巨大的爬蟲生物,牠們無疑是天空的主宰者。既駭人又崇高的飛龍社會崇尚力氣和力量。也因為這種自我主義又自我中心的高傲,使牠們極度厭惡和非龍的種族聯姻混血– 就像要連根拔除癌症的惡性腫瘤一般。許多飛龍會迫害那些玷汙了飛龍血緣的孩子以及牠們的父母。 希瓦娜, the Half-飛龍和牠已過世的父親親身體驗了這項事實。
  • Fae飛: 愛玩的有翅人形生物,較約德爾人小型,居住在約德爾人的森林裡。牠們具備變形技能,包括變身和物質扭曲,牠們的林間空地似乎存在於非一般時間流動的次元裡。除非受邀於一位飛,否則無法進入牠們的空間,例如  Pix 就曾邀請約德爾族的  露璐
  • Iceborn冰裔: 已進化的古老人類種族。冰霜守望者(Frozen Watchers)為回報冰裔,而賦予牠們操縱冰雪的能力。曾被認為已經絕種,直到  麗珊卓 被發現。冰裔在塑造近代弗雷爾卓德歷史上扮演了重要角色。
  • Marai娜米: 形似於人魚的海棲種族。牠們無法呼吸空氣、外觀上更似魚類。某些娜米能操控漲潮退潮和海流,使牠們在社會上佔有重要地位,例如  the Tidecaller海潮呼喚者。
    • 另一種海棲種族,介於約德爾人和兩棲類之間。然而牠們似乎已消失在是上,目前被發現的是  飛斯
  • Minotaurs米諾陶: 半人半牛種族,居住在宏偉屏障裡的大部落,是一種高貴而勇猛的生物。此種族體現了諾西安(Noxian)戰爭機器的恐怖與殘忍。許多米諾陶在慘無人道的諾西安肉體鬥劍大賽中淪為僕役,成為殺手。   亞歷斯塔是此次大賽的倖存者。牠正想盡辦法解救牠的同類,使牠們遠離暴政專治,例如諾克薩斯,帶來的危害。
  • Trolls山妖: 一種奇形怪狀的生物,通常很笨。居住在弗雷爾卓德。大部分有藍色皮膚,且部落群居。最近在 特朗德–山妖王的領導下,牠們也開始為戰爭做準備。
  • Undead不死族: 一種討人厭的種族,在生死相交的光盾遭受寶石護盾和污染時被製造出來。大多居住於闇影島,但在過去幾十年來,牠們的影響力已擴及瓦羅蘭海濱。唯一出現於人前的是  卡爾瑟斯
  • Ursine擬熊族: 具人類智慧且能站立的熊。迄今被認為是薩滿教社會。原先分裂為三個部落,但在  弗力貝爾的掌權下一統。只有在弗雷爾卓德才能看見牠們的身影。.
  • Voidborns虛空來客: 似乎為高智慧生物。因未可被凡人所知的原因可望進入並毀壞非其領域之地。牠們居住在虛空the Void,黑暗且無時間意義之地。所有虛空來客都是渴求的化身。
  • Yordles約德爾族: 小型的兩族人種,具有多種不同的髮色和膚色,共通點為身材異常矮小。雄性的身軀通常比雌性身軀被更多體毛覆蓋。
  • 另外還有  Cryophoenixes冰晶鳳凰,機械人和薩滿教合體的  Golems蒸汽巨神兵,  Elementals幻石碎片,  Treants扭曲樹人,  Sentient Armadillos披甲龍龜,  Sentient Monkeys齊天大聖,  Celestial Beings眾星之子,  Mutated Plague Rats瘟疫之源,  Cyborgs機械使徒,  Werewolves嗜血獵手,  Ascendants遠古魔導,  Artificial Lifeforms魔人以及更多未知生物。

宗教

瓦羅蘭各城邦有各自信奉的多派宗教,不過據知有某幾派宗教擁有較多的信眾:

  • 拜日教: 膜拜太陽的宗教。拜日教信徒大半是一群特殊的拉克力教徒(Rakkorians)。為了將心力奉獻給太陽,他們放棄了戰爭的權力。拜日教創辦者兼領導人選擇了巨石峰, 因為它的至高點最接近太陽。他同時也被賦予祈求烈日酷暑懲戒的能力。 現在,  雷歐娜, 黎明之光,已獲得這份傳奇權力,並利用它來戰鬥,保護無辜者和孤立無援的人。
  • 拜月教: 崇拜月亮的宗教。關於這隱蔽的宗派所知有限,顯然在亙古以前它就已根絕於世,極有可能是拜日教所造成的。拜月教可能會因為由 黛安娜,輕藐之月發起的闇黑聖戰而復甦。 黛安娜同時也是被拜日教驅逐出教的原教徒。
  • 冰霜守望者The Frozen Watchers: 未知而隱蔽的宗教。信徒在曾經純淨、如今黑暗的冰雪堡壘的要塞中規劃他們的時間。在  麗珊卓, 傲雪巫女的領導下,他們策劃如何奪回已被推翻的冰雪看守者勢力。 過去在冰霜守望者的統一下,弗雷爾卓德曾是殘忍的戰爭機器,以力量和魔法自豪。諷刺的是,正是由於阿瓦羅薩的反抗,分裂了弗雷爾卓德,使其成為如今飽受戰爭摧殘的毀滅之地。

瓦羅蘭也有些異教派:

  • 蜘蛛教教徒大多分布在 諾克薩斯蒂瑪西亞。英雄,  伊莉絲, 作為蜘蛛教的最高祭司,在兩城邦和闇影島之間來回旅行,帶著信眾們前去和蜘蛛大神,  威洛魔, 共住,以求取永生–至少他們相信如此。
  • 虛空教起始於聯盟的其中一位 英雄,  馬爾札哈, 斷言符文大地將由虛空教了結。許多信眾都是降服於此命運者。他們唯命是從,甚至願意成為虛空教的祭品。
  • 由  維克特領導的光耀進化派認為肉體遠不及鋼鐵和金屬。此派也有許多來自 佐恩的擁護者,甚至還傳播到其他城邦。將肉體和金屬合併,甚或是以金屬完全取代肉身體現了此宗派的價值觀–摻入科技元素以徹底去除肉體的脆弱和無效率,因為只要他們還存活於此世間,世界就會一天一天逐漸被武器化的鋼鐵和金屬取代。

地區

瓦羅蘭上有許多居住地和殖民地,較知名者有:

城邦

弗雷爾卓德 Map
 弗雷爾卓德地圖

英雄聯盟認可瓦羅蘭上具高度影響力的殖民地區為城邦。在英雄聯盟中,這些國家能獲得大量權利和保護,例如在聯盟會議中列席。特選出的密使獲准在戰爭學院居住,並代表各自的城邦在聯盟會議上投票。它們也會訴諸聯盟仲裁公眾間的政治事件。任何殖民地都能向聯盟提出申請成為城邦的一員。不過,它們必須先符合聯盟提出的以下條件:

  • 此殖民地居民數量必須達到一定規模。
  • 此殖民地須具備單一的清楚政治架構。
  • 此殖民地自身須備有可用的警力。

目前被聯盟認可的城邦有八個:

節慶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