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amanda卡拉曼達

By | on 2014-07-30 |
JoJ卡拉曼達Boomtown
卡拉曼達外,蒂瑪西亞(左)和諾克薩斯(右)的營地
卡拉曼達是位於瓦羅蘭 莫格羅關口北部的一個小村莊。村莊在正義期刊第一期便有所提及,經過探測,村莊附近被證實有儲量驚人的黃金與寶石,以及兩座能量節點(Nexus)。豐富的礦藏導致所有的城邦都在卡拉曼達設置據點來尋求利益,導致瓦羅然大陸局勢再度緊張。

傳說

卡拉曼達曾經只是個位於莫格羅關隘北部入口的默默無聞的小村莊,除開是個釣瓦羅然鱒魚的好去處外,便無其他名聲。 不過,它之後成為了諾克薩斯和蒂瑪西亞衝突的中心點。然而,兩國之間的衝突越來越嚴重,甚至引起了完整規模的戰火。不過,因為  極靈和幾位其他英雄的魔法,這場戰爭才得以迅速平息。不過,魔力卻令這條小村在往後的日子變得不穩定。後來,它被塑造成正義之地 – 水晶之痕

歷史

the Brackerns的長眠

數個世紀前,存在著一個殘暴而充滿智慧的種族。The brackern是受到大地祝福的奇特生物,以水晶的形態生存著。他們掌握一種秘法祭典,把自己的生命精華與水晶連結起來 ,與嵌入其中的魔力共鳴。以這股力量, the brackern在Odyn Valley奮鬥, 保護著當地的生物和水晶。即使不時有來自敵人的攻擊,似乎沒有任何法術能穿透brackern的防禦。 的確,沒有任何法術能夠做到這點,直至符文之戰。 一場激烈的戰鬥在Odyn Valley附近展開,戰場釋放的邪惡魔法毒害了水晶。The brackern開始生命,漸漸死亡,沒有任何的防禦魔法能夠解除戰爭的傷害。為了避免被滅絕,他們只能長眠地下直至戰爭平息。當中最強大的,最睿智的brackern比其他同族棲息在較接近地面的位置,為了更早甦醒,考量地上世界的情況來為種族的回歸做好準備。

發掘珍貴支援

珍稀礦藏被發現  當這個小村莊登上瓦羅然大陸的舞臺之後,它的寧靜也迅速被打破。卡拉曼達的市長,安森·利德雷(Anson Ridley)和一個當地的調查小組在其勢力範圍之內發現了儲量驚人的黃金與珍稀寶石。此外,在礦脈附近還有兩座蘊含著可觀魔法能量的節點被發現。當這條新聞傳開之後,全大陸的冒險家與勘探者蜂擁而至,做著毫無邊際的名與利的美夢。城鎮議會在靠近通往莫格羅關隘與超級堡壘的山腳下設置一個臨時營地,預備給那些準備來出賣勞力的人們。 利德雷市長承認卡拉曼達本身並不具有開採和加工村莊地下蘊藏的豐富礦產的能力,他們也在尋求與外包礦務公司甚至是與某一個城邦的合作。考慮到礦產附近還發現了兩座巨大的能量節點,聯盟也產生了對卡拉曼達這筆寶藏的興趣。
JoJ 蒂瑪西亞諾克薩斯Brawl
蓋倫與卡特蓮娜在亂錘酒館(the hasty hammer tavern)制止了一場城際間的暴力衝突。 
當這塊遍地黃金的地方還在報告不斷發現新的礦產時,這裡徹底變成了一個膨脹的野心之地,瓦羅然的城邦都在派遣新的人員來到這裡。而蒂瑪西亞和諾克薩斯當前投入了最大的精力,他們不斷擴大的勢力也導致了村莊內不斷加劇的勾心鬥角。卡拉曼達的居民擔心,他們的寶藏會因為蒂瑪西亞與諾克薩斯的你爭我奪而大打折扣。 當蒂瑪西亞與諾克薩斯的守衛在亂錘酒館酒後鬧事的時候,卡拉曼達的緊張局勢已經不言而喻了。目擊者聲稱那場糾紛“近乎於暴亂”。一場對立守衛間的爭吵演變成了暴力行為,至少有六名守衛受重傷。幾乎整個卡拉曼達的員警部隊全體出動,數位酒館的與兩位聯盟中的英雄出面才調解了這次紛爭。第二天卡拉曼達城鎮議會投票結果幾乎是壓倒性地同意早日與其中的一個城邦簽署獨家開採權,而不再是多方承包。他們解釋說這是因為他們不想再看到因為卡拉曼達的礦產利益,國家間的怒火再度被點燃。城邦的獨立開採權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隨著城鎮議會條令的頒佈,蒂瑪西亞和諾克薩斯都加緊了對卡拉曼達的人員派駐,兩個城邦已經成了這場獨家開採權競賽的領先者。通過任命聯盟英雄來作為他們各自代表團的首領,雙方進一步擴大了自己在卡拉曼達的影響力。德瑪西亞的代表團由德瑪西亞之力蓋倫領導,而諾克薩斯的代表團則由不詳之刃卡特蓮娜領導,她是某個諾克薩斯高階將軍的大女兒。雙方的行為說明:蒂瑪西亞與諾克薩斯都不想放過這個機會。 佐恩賄賂行為被曝光  布蘭迪斯·雷耶斯,卡拉曼達城鎮議會的高階議員,在被發現收受佐恩的賄賂之後,遭到革職。數額巨大的符文、寶石與魔法科技設備被發現在雷耶斯的桌上,卡拉曼達的官員於是展開調查。這些貴重物品被發現含有極少量的污染物,而這些污染混合物使得卡拉曼達政府得以追溯這些貴重物品的源頭——佐恩。雖然雷耶斯聲稱他是被誣賴的,但後續調查顯示他曾經以金錢援助其他議員,試圖在近期即將推行的獨家開採權上讓他們的意見傾向于佐恩。由於賄賂行為,議會決定剝奪佐恩的候選資格。 儘管佐恩在卡拉曼達的勢力相對較小,但普遍認為佐恩因其氾濫的魔法科技設備,通過提煉礦石可以獲得最大的收益。佐恩發明的採礦設備不分晝夜地從營地中輸送部署。就跟村莊居民的擔憂一樣,當前部分區域已經有了衰敗的跡象,佐恩營地周圍的植物凋零、突變日益加深。居民譴責佐恩對毒性化學物質、不穩定的魔法與實驗器械的濫用。但由於卡拉曼達快速的人員流動,它並沒有對營地居民頒佈正式的規章制度,卡拉曼達對佐恩的行為作不出嚴厲制裁。  由於佐恩和諾克薩斯是堅定的盟友,很多人預計這次佐恩的所作所為會影響諾克薩斯競標獨家開採權。而對這起事件的深入調查則顯示,這其中可能涉及了其他想參與競標的城邦。卡拉曼達官員正在考慮完全禁止佐恩在它的土地上開採。

礦難

Collapsedmine
救援隊伍全力搶救受困蒂瑪西亞礦工 
一場地震襲擊了本就不平靜的卡拉曼達,一個秘銀礦井塌陷,十二名蒂瑪西亞礦工被困地下。救援行動很快展開。聯盟也向蒂瑪西亞伸出了援手,被派駐在卡拉曼達的諾克薩斯陣營也提供了幫助——對近年來一直與蒂瑪西亞處於敵對關係的諾克薩斯來說,這可是意外之舉。
蒂瑪西亞nMinersSaved
諾克薩斯蓄意破壞的證據被發現 
在近一個月的挖掘之後,十二名受困的蒂瑪西亞礦工終於獲救。雖然長時間被埋地下讓他們身體虛弱,但升井後他們的情緒都非常高漲。不過援救帶來的臨時的祥和與歡樂迅即煙消雲散,一個令人不安的證據被發現,揭示了這場礦難可能是人為的。在失事礦井東邊大約一公里,也就是地理學家估測的坍方震源的地下,一名諾克薩斯士兵的屍體被發現。這名士兵的身邊散落著大量的諾克薩斯奧術土爆炸藥,證據顯示他應該是在炸藥引爆之後措手不及而被掩埋。 卡拉曼達的官方調查隨之展開,由於這可能涉及到嚴重違反英雄聯盟規章,聯盟的官員也加入了調查行列。營救現場氛圍緊張,衝突幾乎一觸即發,幸而諾克薩斯救援人員迅速及時地撤離了現場。

蒂瑪西亞獲得獨家開採權

雖然礦難的官方調查尚未出結果,但卡拉曼達城鎮議會已作出裁定:蒂瑪西亞將獲得這眾人虎視眈眈的獨家開採權。這份合同讓蒂瑪西亞擁有開採卡拉曼達領土上所有礦產的權力,雙方將因此建立長期合作機制。作為回報,蒂瑪西亞負責調配礦石資源,並為卡拉曼達開通一條貿易路線,使其成為自己可靠的鄰居。合同生效後,所有的商貿公司與城邦附屬採礦團隊被要求停止商業活動並且撤出所有設備。卡拉曼達將在長老院的庭院舉辦一個官方儀式,安森利德雷市長已經準備好了需要與與蒂瑪西亞簽署的正式檔。

針對蒂瑪西亞的指控

JoJ 18
斯溫指控蒂瑪西亞誣陷諾克薩斯 
小城卡拉曼達的居民都在精心準備迎接蒂瑪西亞國王加文三世的降臨,隨他同來的,除了他的兒子,還有一個完整的蒂瑪西亞神威騎兵(Demacian Valor Knights)方陣。國王表示他會親自簽署這份期盼已久的卡拉曼達礦石獨家開採合同。但是當傑裡科·斯溫與他的屬下出現的時候,這個喜氣洋洋的氛圍還是遭到了破壞。卡拉曼達決定繼續簽署儀式,但當蒂瑪西亞國王正打算簽署檔的時候,斯溫帶著一個受縛的蒂瑪西亞士兵從圍觀人群中走出。他聲稱:這個叫湯姆·加爾文的男人,已經供認那個礦井中發現的諾克薩斯人為他所殺,並試圖嫁禍諾克薩斯。當國王詢問士兵是聽從誰的指令時,這個士兵毫不遲疑地說是國王的兒子,王子加文四世指使他這麼做的。
Joj-20 final
卡拉曼達難民逃離村莊 

軍事對峙

蒂瑪西亞與諾克薩斯的援軍源源不斷地湧來,卡拉曼達的局勢變得令人窒息。雙方軍事部隊的發言人都聲稱這些部隊僅僅是為了保障城邦重要領導人的人身安全。兩個軍營的人都在等待對那個蒂瑪西亞囚犯的審訊。但審訊在蒂瑪西亞國王加文三世的要求下不斷延期,並且他並未作出任何解釋。龐大的士兵人數讓卡拉曼達不再是那個昔日的寧靜鄉間,現在它佈滿了軍營與軍旗。與此同時,大量的卡拉曼達村民選擇拋家棄財背井離鄉,以防受到戰火的波及。

被發現死亡的犯人

Joj24 color
將軍Boram Darkwill從諾克薩斯離開。
公開承認搗亂破壞開採的蒂瑪西亞士兵被發現死在牢房,被一種名為Nyzer的毒藥毒害。卡拉曼達隨後展開了調査,官員們都因為何毒藥能夠繞過衛兵而送進囚室。到訪的諾克薩斯和蒂瑪西亞的代表被各方懷疑的眼光注視著。即時兩方的代表們皆否認犯錯,軍事透明度在雙方營地卻大大提高了。在囚犯的死訊後不久,載著Boram Darkwill將軍的馬車諾克薩斯開往卡拉曼達。
Joj 26 final
斯溫在諾卡薩斯士兵的火化儀式中靜坐祈禱。

Darkwill被刺殺

General Boram Darkwill和隨行的守衛被發現死在卡拉曼達不遠的道路上。分析發現整個團隊被以恐怖的速度弒殺。諾克薩斯的偵察兵無法找到任何有關攻擊者的線索,亦沒有發現任何生存者的生命跡象。斯溫後來要求根據諾克薩斯一貫處理殉職士兵的方法,將士兵們的屍體火化。他後來指責蒂瑪西亞發動刺殺,因為他們是唯一有足夠勢力發動此次刺殺的軍事單位。 蒂瑪西亞的嘉文三世公開地否認了攻勢,並表明自己並未下令發動刺殺行動。即時嘉文三世邀請斯溫一同討論事件,斯溫卻斬釘截鐵地拒絕了。到了這個地步,卡拉曼達所有的居民已經撤離,包括市長和他的助手們。

卡拉曼達之戰

JoJ War in 卡拉曼達
嘉文四世和斯溫在混亂中打鬥。
整個瓦羅蘭共同的恐懼在卡拉曼達發生了,諾克薩斯和蒂瑪西亞戰鬥的僵持狀態升級成戰爭規模。初步估計傷亡數字已達到數百。嘉文四世第一擊打下斯溫身上。根據在場人士,斯溫在諾克薩斯營地附近遊蕩時遭到嘉文的伏擊。兩人之間的對決遲遲未能分出勝負,雙方的士兵們亦迅速開戰,幫助苦戰中的將軍們。 即時憤怒的仇敵越來越激烈,雙方大使許下承諾,保證不會使用未經批准的魔法作攻擊。諾克薩斯財政大臣Chancellor Malek Hawkmoon,諾克薩斯發言人,稱戰爭為“鋼鐵與鼻涕蟲” 的交火,物理限定戰爭中,諾克薩斯軍隊的名詞。雙方均沒有明顯優勢。雖然競爭範圍逐漸擴大,大部分時候交火都在挖掘地點旁邊的原野發生。因為與斯溫的戰鬥,嘉文王子並未參與戰事, 但諾克薩斯的戰略師斯溫參與了前線工作,下達命令和催促各個部隊。 嘉文的消失令人強烈地認為他已經被殺死或捕捉,但蒂瑪西亞並沒退縮。蓋倫和無懼的前鋒鼓舞著士兵的士氣,他們妨礙著諾克薩斯每一波攻勢。嘉文三世則傳聞披上戰甲離開,但他的所在位置仍然是個迷。很大機會地,  趙信與他同行。
JoJ 蒂瑪西亞nVsNoxian
受魔法延緩的士兵

卡拉曼達平靜下來

以一波空前的強大力量,英雄聯盟以魔法召喚了一個時間停滯氣泡包圍著整個卡拉曼達,諾克薩斯和蒂瑪西亞,交戰雙方的士兵,無一不靜止在戰鬥期間的狀態。這些士兵將會一一被帶走送往各自的家鄉,但聯盟宣佈了卡拉曼達這條村莊和周圍所有地區為不可居住。 聯盟透過將他們傳送到其中一個能量節點,派了四百名召喚師來到卡拉漫達。利用極靈創造的厄提斯坦遠古技術,這些召喚師們將卡拉曼達偽裝,變成自符文之戰後從未公開於瓦羅蘭的一片地方。聯盟亦為此而特別注意,以減少緩滯魔法對符文之地的影響。 即時專家相信是次時間對符文之地的影響不值一提,但他們確信氣泡所包圍地帶在數十年內會出現極度不穩的狀態。這個時候,將士兵逐個帶離的程序正在開始,並會延續數個星期。這是一個緩慢且集中的過程,極靈相信不當的抽離會帶來他自己患上的時空感知病症。聯盟偵測兵被派往卡拉曼達來審視破壞的確切影響,並尋求任何加快修復的方法。聯盟亦為以卡拉曼達為家的民眾作出安排,負起禁止他們回到家鄉的一份責任。 來自諾克薩斯及蒂瑪西亞的代表暫留在戰爭學院,談判他們士兵的歸來,和解決事件的和平方法。

水晶之痕

卡拉曼達的 FoJ
將卡拉曼達重修成正義之地
解決紛爭的一段時間後,聯盟發現一部分被魔法污染的地方可以被重修,並會將其打造成正義之地的一部分,水晶之痕。聯盟高官Heywan Relivash對一班召喚師、難民和市鎮代表宣佈這個消息,他們都對這個方案感到滿意和期待。 As League surveyors, masons, and artificers began construction in 卡拉曼達, Noxian and 蒂瑪西亞n ambassadors continued holding negotiations at 戰爭學院. King Jarvan III arrived to represent 蒂瑪西亞 and, as no Grand General had been determined at the time, Jericho 斯溫 represented 諾克薩斯. League 英雄  凱爾, the Judicator, presided over negotiations alongside the High Councilors.
史加納-Teaser2
史加納 awakens from his sleep.

The Brackern Awakens

After centuries of hibernation, the mining operations and violent escalation in 卡拉曼達 were enough to awaken the first of the ancient brackerns. When  史加納, the Crystal Vanguard, burst to the surface, he l艾希d out in anger and confusion. Reason eventually won out over his anger when he reali劫 that the agents of the League who found him were simply functionaries. 史加納 was invited to 戰爭學院 to share the brackern的 story. In return, the summoners told him about the history that his kind had slept through. Much had been done to curb the unchecked use of magic since the Rune Wars, but it was obvious that the world was not yet safe for his kind to reawaken. 史加納 now works to use his power to change the world into one in which his kind could eventually return.

Intruder in 卡拉曼達的 Prison

JoJ27-2
A note left by the intruder.
An anonymous tip led the remaining 蒂瑪西亞n guards in 卡拉曼達 to the remnants of the local prison, resulting in a scuffle with an unidentified intruder. The suspect was caught Q[火焰烙印]ching the same ward in which the 蒂瑪西亞n prisoner was assassinated. After a violent confrontation with 蓋倫, the Might of 蒂瑪西亞, and a host of guards, the intruder escaped into the night. Investigators Q[火焰烙印]ched the area and discovered that the intruder had left behind several 短劍s and a torn note. The contents of the note had yet to be deciphered.

Field of Justice

The two nexuses in 卡拉曼達 are used for the 據點攻略戰 map, the 水晶之痕.

Associated 英雄

英雄 Ties
 蓋倫 Crowngaurd, the Might of 蒂瑪西亞 Broke the inter city-state brawl
 Jarvan Lightshield IV, the Exemplar of 蒂瑪西亞 Led the 蒂瑪西亞n army in 卡拉曼達
 卡特蓮娜 Du Couteau, the Sinister Blade Broke the inter city-state brawl
 史加納, the Crystal Vanguard Site of emergence
 Jericho 斯溫, the Master Tactician Led the Noxian army in 卡拉曼達
 塔隆, the Blade的 Shadow Believed to have assassinated General Boram Darkwill and possible intruder in the prison
 極靈, the Chronokeeper Developed the temporal stasis bubble

編輯